我们一起来赏析杜林矮人的恢弘历史吧

关于小矮人的起源,埃尔达人和小矮人自己都有一些奇异的传说,但由于这些故事年代久远,我们不提也罢。关于小矮人及其在这个世界上的命运,确实有不少故事与说法。

杜林这一名字是小矮人用以称呼他们民族的七大先祖中最长者,亦即所有长须国王的祖先。这位先祖兀自独睡于贡达巴德山中的矮人先祖,一直睡到天地大变,民族觉醒,才来到阿扎努比查,在雾山东麓的岩洞中住了下来,那里就是以后歌谣中提到的著名的莫利亚地城。

他活了很久,以“长命杜林”而远处闻名,在远古时代结束前才故世,他的坟墓建在莫利亚地城的卡扎德登。他的族系绵延不绝在他王室里先后有五位继承人,像他们的先祖那样采用了杜林这名字,因此他被小矮人不足为怪了。

人类初次向西迁徙进入罗瓦尼安和埃利阿多时,他们碰到了都林一族。长须一族是富有智慧和七大矮人家族中最有远见的。他们开始和人类进行贸易往来,人类主要负责提供食物,而矮人则拿建筑、道路修筑、开矿和制造工具和武器上的技艺进行交换。在这期间,长须一族学会了人类的语言,但对他们自己的语言却一直保密。

第一纪末后,卡扎德登繁荣昌盛,这主要是因为,由于塞戈洛德利姆人的进攻,伴随着愤怒之战的进行和桑戈洛锥姆的坍塌,在蓝色山脉的诺格罗德和贝烈戈斯特的古老城市全都化为废墟。大约在第40年,许多身怀工匠绝技的知识的矮人离开了这片废墟,并前往卡扎督姆,给这座城市带来财富与力量。,使那里变得十分富足,在整个黑暗年代和索隆主宰之时,莫利亚坚持了下来

750年,诺多族在埃瑞吉安新建了一个王国。由于靠近卡扎督姆,他们与都林一族结为友好关系,而不是像精灵和矮人的先祖一样彼此互不往来。虽然两边都变得十分富有,但最终精灵还是抵不住索隆的利诱,铸造了力量之戒(这些戒指的铸造从大约1500年开始,其中一枚给了卡扎督姆的都林三世[1])。1693年,精灵与索隆之战一触即发。到了1697年,埃瑞吉安被摧毁了,矮人仅仅在他们的西门外抵御索隆的势力入侵。而所有通往卡扎督姆的大门全都被关闭了。

埃里京被毁之,在黑暗年代中,都林一族封闭了卡扎督姆,从外面几乎无可攻入。卡扎德登王宫深且固,更有支人数众多、英勇善战的队伍,索隆根本奈何不了它。尽管它人口开始减少了,但财富未遭侵掠。

3434年,达戈拉德之战中,都林一族送出兵力支援精灵与人类之间的最后联盟,极有可能是在最后联盟大战将要结束的时候。

在伊露维塔创造的儿女诞生之前,大地之神奥力等不急他们的到来,便用取自大地的材料(岩石)造出了七名男矮人和六名女矮人,而都灵则在其中。奥力看见自己创造的儿女十分欣喜。之后因为伊露维塔与奥力的对话,伊露维塔对于奥力私自的创造予以原谅并且将矮人作为养子。但矮人必须晚于他的首生子女精灵苏醒。(见《精灵宝钻》)矮人七祖被分开安置在岩石下,等待着苏醒的时日到来。

在双树纪1080年时都灵在迷雾山脉北端的刚达巴山苏醒,之后向南方游走,到达镜影湖,在阿萨努比萨的洞穴中居住下来。他在那里居住了非常久,并且建立长须氏族和凯萨督姆矿坑,(即摩瑞亚)并成为凯萨督姆的第一任国王。而在双树纪1115时伊露维塔才唤醒了其余六名矮人。

都灵因为他的身份和长寿所被广大矮人们尊重,同时包括了他苏醒的刚达巴山。从金雳在摩瑞亚的诗歌中可以观察到这一点

都灵的血脉并没有断绝。他的子孙中有五名因为长得非常像都灵而获得祖先的名号。事实上矮人认为他是不会死的,会以新的身体转生到世间矮人们对于自己在这世界的命运有许多特殊的信仰和传说。

知之甚少,只知道他让人类和凯萨督姆的矮人达成协议,互相以武器和粮食交换,这使矮人有能力对抗附近的半兽人。

都灵三世是最早获得矮人七戒的持有者,外人并不知道,直至第三纪元末凯勒布理鹏将那枚戒指给他。精灵和索伦的战争爆发,都灵三世与精灵的领地伊瑞詹结盟,但矮人未能保护伊瑞詹,战争导致了摩瑞亚的人口减少。预计摩瑞亚的西门大概于他在位时建筑。

他依靠戒指的力量复兴了凯萨督姆,同时加入了伊兰迪尔与吉尔加拉德的最后同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ngxiangyang.com/,都灵领导长须氏族与索伦对抗。

在他统治时期,都林矮人的历史达到了顶峰,他继续使用戒指,继续复兴凯萨督姆,因此凯撒督姆非常富饶。

到了第三纪中叶,第六位杜林开始执政,莫高斯之帮凶索隆东山再起,尽管当时人们还不知道对莫利亚虎视眈眈的森林阴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正当天下的邪恶蠢蠢欲动之时,小矮人则大力开掘,在巴拉辛巴山寻找米瑟里尔,这是一种极其贵重的金属,俗称真银。

由于挖地不正,他们将一个恐怖之物从睡梦中惊醒,它也许是摆脱了囚禁,也可能它早已被索隆的恶念唤醒,他就是炎魔伯洛格,来自塞戈洛德利姆,自丛西方人来到中洲后一直藏在地泉深处。伯洛格杀了杜林,他的儿子奈因一世也遭其毒手。自此,莫利亚从颠峰滑落,卡扎督姆剩下的子民要么被杀死,要么就逃得远远的了。半兽人同时滋生,凯萨督姆荒废。凯萨督姆易名摩瑞亚。

大多数逃亡者进入北方,奈因之子思雷恩一世来到黑森林东面的埃雷博(也称雾山),在那里开创新的事业,成为山下之王。在埃雷博他发现了被称作阿肯斯通(大山之心)的大宝石。

霍比特人电影中有这样对雾山的描述: “在那遥远的东方,有一片繁华远胜今日的土地,那就是河谷城,那里的集市四海闻名,人民生活富足安康,全城和平昌盛,因为这座城市坐落于,中土大陆最强大的王国门前,艾雷博,那是雷瑞恩一世,最强大的矮人领袖,山下之王的要塞,雷瑞恩一世对自己的统治非常自信,从没有为王室血脉的传承担心过,因为延续香火可以依靠他的儿子,还有孙子, 艾雷博,扎根于高山的深处,城池之壮丽 已成为传说,它的财富就在地下,是那巉岩中打磨出的珠宝,是那山石间倾泻如柱的黄金,矮人的技艺举世无双,他们能用钻石 翡翠 红蓝宝石,打造出绝伦的美物,他们不断向黑暗深处挖掘,并在那里发现了它,崇山之心,阿肯宝钻,瑟罗尔封其为帝王珍宝,说这是天赐帝位的征兆,周边各地都必须进贡,即便是伟大的精灵之王 瑟兰迪尔也不例外。”

强大的矮人王国艾雷博,虽没有莫瑞亚宏伟,但同样气派十足,连精灵国的君主都亲自登门拜访。

矮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挖掘宝藏,无论是什么好东西,他们都可以为之疯狂。因此矮人有一支强大的宝藏挖掘队,每天在山中日夜不停的工作着。

而他他的儿子梭林一世于2210年离开了埃瑞博,一直向北远行至灰色山脉驻扎,而此时那儿大部分都林一族的矮人已经离开了。曾经他们是多么的富有,因为有这样一座资源丰富的山脉。

当时,大多数杜林人开始在那里聚居, 灰山十分丰绕,尚未开发,不幸的是,灰色山脉北部的荒地生活着恶龙。许多年后,它们又强盛起来,大量繁衍,向小矮人发动战争,掠夺他们的劳动成果。到了2570年,恶龙发动了与长须一族的战争。2589年,这场战争到达了高潮点,因为戴因一世和他的二子弗罗尔都被一头巨型冷龙‘史卡萨’杀死在了大厅之外。很快之后,多数都林一族的矮人离开了埃瑞德米斯林,跟随着戴因的三子格罗尔,于2590年来到了铁丘陵驻扎。

代恩之子格洛和许多追随者上了铁山,但代恩的继承人瑟洛和其叔叔波林及其余的小矮人又回到了雷博,瑟洛把阿肯斯通石带回到思雷恩的大王宫,民族又渐渐兴旺发达,繁荣富裕,并且同居住在附近的所有人类结下友谊。小矮人不仅能生产精美的日常物品,还能制造精政的矛甲 。他们与铁山的族人之间有着繁忙的矿石运输。如此,这个居住在塞尔达因(奔流河)和卡南河(红水河)间的北方民族变得干分强大,把来自东方的敌人统统赶出北方。小人丰衣足食,在埃雷博宫里豪宴不断,歌舞升平。

但宁静繁荣的日子并不持久,天色日渐昏暗,黑暗虎视眈眈 笼罩大地,瑟罗尔对于黄金的爱慕,过于狂热已成病态,是心智之病,而疾病盛行,必然带来恶果。

有关埃雷博拥有巨大财富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到了巨龙的耳里。一天清晨,他们首先听到一阵响动如飓风一般,从北方滚滚而来,山上的松林,在火一般的风中吱嘎作响,粉身碎骨。

首先,斯毛哥向河谷镇发起了攻击,摧毁了防御塔,将整座城市变成了人间地狱。

斯毛格 来了,那一日尸横遍野,因为斯毛格根本不在意这繁华的城池,他的眼中只有财宝,龙对于黄金有着狂热的占有欲,不,艾雷博沦陷了,因为只要找到财宝,龙就终生守护,快逃命,救救我们,瑟兰迪尔不愿拿族人的性命冒险,去招惹盛怒的火龙,那一天精灵没有伸出援手,以后也没有,

家园沦陷后,熊熊大火与野蛮的掠夺使瑟洛族人乡纷外逃,瑟洛及其儿子思雷恩二世总算从一道秘门逃出王宫。艾雷博昔日的王室也风光不再,矮人们四海为家,拖家带口所,开始了慢长的亡命生涯,同行的还有少数族人和忠实的追随者,年轻的矮人王子梭林在人类的村庄,终日辛劳,但他永远铭记,月下的山峰吐出滚滚浓烟,树木如炬 耀彻苍穹,

多年后,瑟洛年迈体弱,贫病交迫,把他拥有的最后一件大珍宝——七枚戒指中的最后一枚给了儿子思雷恩,然后就带了一位叫做纳尔的伙计走了,在离别之际,他跟思雷恩讲起了戒指的事。

“这辈子不会回来了。”瑟洛说,“向斯曼格复仇的使命只好托付给你及你的子孙了。我不愿再忍受贫困和人类的白眼,我要去看看还能发现些什么。”

他没说去哪里,或许由于年迈和不幸,或许是沉溺于祖辈在莫利亚的辉煌岁月,瑟洛变得神志恍惚;更可能是那枚魔戒因其主人索隆的重新崛起而恢复邪气,把他推向愚蠢与毁灭,瑟洛带着老伙计纳尔从他旅居的邓恩兰出发,北上翻越红角山险来到阿扎努比查附近的莫利亚。

莫利亚大门洞开,纳尔求他谨慎行事,但他不加理会,昂首阔步走了进去,就如王位继承人归来一般,他进去后就没再回来。纳尔躲在附近等了许多天,一天他听到一声叫喊及号角的巨响。

一个人从石阶上滚下来,他担心那人就是瑟洛,连忙爬上前去,此时大门里传来说话声

“过来,长胡子老头!我们能看见你,今天你不必害怕。我们需要你当信使。”纳尔走过去,发现倒在地上的确认是瑟洛的尸体面庞朝下,纳尔跪下时,听到阴影里传来奥克斯的笑声,然后那

“它丐不等在门外,却偷偷溜进来企图行窃,我们决不会手软,要是你们谁还敢在这里探头探脑,当心落得同样下场。去告诉他们。如果他的亲人想知道现在谁在这里做主,名字就写在他面上是我写的!是我宰了他!这里我说了算!”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纳尔翻过瑟洛的脑袋,看见在额头上用小矮人文字刺的名字一阿佐格,这名字刺在他的心头,也刺在所有小矮人的心头。

纳尔弯腰捧起瑟洛的头颅,这时阿佐格的声音又响起:“扔下它,快滚。这是给你的赏金,长胡子老头。”一个小口袋扔在他身上,里面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硬币

纳尔老泪纵横,逃下银齿峰。当他回首望去,看见奥克斯已出了山洞大门,正用刀剁瑟洛的尸体,把剁下的肉扔给黑乌鸦。

纳尔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带给了思雷恩,他听着,泪流满面,却声不吭,拨弄着胡子。整整七天,他坐着缄默不语,然后站起身说:“天理难容!”这就是那场持久而血腥的小矮人一奥克斯之战的开始,大部分战斗是在大地深处进行的。

思雷恩立即派出信使去北、东、西三个方向通风报信。但整整花了三年,小矮人才将部队全部召集起来,杜林族人结集在国王麾下,而其他各小矮人部族也纷纷前来参战,他们民族的最长者的后嗣受到如此奇耻大辱令他们怒火中烧。一切准备就绪,他们发起了进攻,从冈达伯德到格兰顿,他们一路凯歌,推毁工奥克斯所有的据点、不分昼夜打红了眼体秘陈,血光冲天小矮人装备精良,哀兵必胜,打得奥克斯四处逃窜,他们乘胜追击,在山中洞搜寻阿佐格

莫利亚的奥克斯在小矮人到来之前便溃不成军。小矮人来到先祖圣地莫利亚之门时,在山谷里发出雷鸣般的吼声。他们上方的山上还有大批敌人,从门口拥出许多奥克斯,他们被阿佐格赶了出来,作困兽犹斗。

起初,小矮人处于劣势。那是个阴暗的冬日,奥克斯背水一且人多势众,居高临下。莫利亚之战就是这样拉开了序幕,回想起那场战斗,奥克斯不寒而栗,而对小矮而言,那是一场一场动天

地鬼神的大战。思雷恩帮领近卫军发起的第一次进攻被击退,损失惨重,他被通进离凯莱德扎拉姆不远的太树林。其子弗雷林及其芳丁等其他许多人阵亡,雷和板林是工伤。其他战场的战斗进人拉锯状态,双方伤亡惨重,在最后关头,铁山的小矮人赶到,扭转战局。戈洛之子奈因带领生力军铁甲武士投入战斗,在敌群中冲锋陷阵高喊“阿佐格!阿佐格!择动斧子砍倒所有挡在路上的敌人。

奈因站在大门前,大声喊道:“阿佐格,要是你在里面,就给我出来!是不是山谷里的这出戏有点儿太狠了?”

阿佐格应声而出,他是个大个子奥克斯,长着巨大的铁甲头,但是敏捷又强壮,跟他出来的还有他的卫士,个个模样与他相像,双方立即交起来,阿佐格冲着奈因说

“怎么?又一个乞丐上门来了?也要我在你脸上刺上字?”说着便朝奈因冲来,两人打成一团。奈因连日征战,体力不支,又因愤恨,气得双眼直冒金星;生性残暴的阿佐格则以逸待劳,精力充沛。打斗中,奈因拼尽全力向阿佐格砍去,但阿佐格闪到一边,脚踢在奈因腿上,奈因向前跄踉了几步,斧子掉在他原先站立的石头上,阿佐格趁机快速出手,一剑劈在奈因脖子上,虽然坚固的铁甲挡住了锋利的刀刃,但这一剑力量极大,奈因的脖子折断,身子倒了去。

阿佐格一阵狂笑,抬起头发出胜利的嚎叫,但声音立即哽在了喉咙口,他看见峡谷满山遍野都是敌人,小矮人们正朝他拥来,一路砍杀,势如破竹,那些没死的奥克斯纷纷向南逃窜,人数越跑越少,阿佐格的卫士全都毙命,他掉转头就朝大门口逃。

他身后一名小矮人手红紧追不舍,一直追上石阶,他就是奈因之子“铁脚”代因。就就在阿佐格逃进门口的一利那,代因追上了他,一斧劈去,砍下了他的脑瓜。按小矮人的年龄计算,当时

的代因还是个小孩,便做下了这件惊天动地的壮举。据说,尽管他坚忍不拔,且义愤填膺,但当他从大门出来时,脸色灰白,如同受到很大惊吓一般。他寿命很长,又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最后在魔戒大战中倒下,当时他虽老态龙钟仍然不屈不挠。

小矮人终于赢得了胜利,幸存者在阿扎努比查集合,他们取来阿佐格的脑袋,往它的嘴里塞进了一只小钱包,然后将它付之一炬。但那一夜,没有庆宴也没有歌声,小矮人沉浸在死难同胞的沉痛悼念之中。据说,他们中有一半人再也站立不起来,或康复如初

尽管如此,第二天一早,思雷恩站在了大家面前,他一只眼永瞎了,一条腿受伤跛了,但他说:“很好!我们胜利了。莫利亚是我们的

战士们回答说:“你就是杜林的继承人,你虽然一只眼睛却能看得更清楚,我们为复仇而战,我们也尝得到了复仇之苦。如果这算得上胜利,那么我们实在不敢领受。”

那些不属于杜林家族的人说:“莫利亚不是我们祖上的领地,除了有希望找到宝藏之外,它对我们毫无意义。但现在如果我们必须两手空空而去,不带走我们的报酬和抚恤,那么我们越早返回家园,我们就越高兴。”

“不会。”代因说,“你是我们的父亲。我们以前为你而流血牺牲,今后还将一如继往;但我们不进莫利亚,你也别进莫利亚,惟有我能看透大门上的阴影,在阴影那边等待你的仍是杜林的灾星了,这世界必然改变,除了我们之外,另一股力量必然在杜林人之前再次进入莫利亚。”

在阿扎努比查战役之后,小矮人再次散去,走之前,他们在死者身上解下武器和盔甲,这样,奥克斯即使再回来也得不到小矮人的装备,据说,撤离战场的小矮人个个身负重物,压得背都弯了。他们搭了许多柴堆,焚烧了所有死难族人的尸体。燃烧产生的烟雾连在萝林都能见到,为此他们天量砍伐山谷中的树木,从此那里便成了荒山秃岭。待火焰化作灰烬,小矮人各自返回自己家园。铁脚代因率领父王的子民也要回铁山。站在巨大的火葬柱前,思雷恩对梭林·俄

肯霞尔德。梭林说:“也许会有人认为为这颗脑袋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至少我们为此付出了我们的王国,你愿与我一起回去打铁,还是愿寄人篱下,仰人鼻息?

如此对待死难同胞对小矮人来说是痛苦的,这违背了他们的习俗;但按风俗建造坟墓(他们将死者葬入石头中而不是土中),要用许多年时间,他们只得采用火葬的办法,以免死难亲人抛尸旷野,留给野兽、鸟类或食人的奥克斯。那些在阿扎努比查阵亡的小矮人水远活在他们的记忆之中,直至今日,小矮人还会很自豪地提及他们祖先。“他是个被火葬的。”有这句话就足以说明一切。

“回去打铁。”梭林回答说:“铁锤至少使我们的臂膀保持粗壮铸造出更锐利的武器。”于是思雷恩和梭林带领残部(其中有巴林与格洛因)返回登兰,但不久就继续搬迁,在埃雷厄多流浪,最后在月牙河东岸的埃雷德鲁因建立了流亡王国。在那些日子里,他们造的东西中多数是铁器。但他们总算兴旺起来,人口逐渐增加。

但正如瑟洛所说,魔戒需要以金养金,但他们几子没有金子或其他贵金属此处稍稍提及有关魔戒之王的事情。据传,它是杜林部族小矮人铸造的七枚戒指中的第一枚。人们说,是小精灵工匠而不是索隆把它送给了莫利亚国王杜林三世,当然毫无疑问,魔戒之王带有索隆的邪恶,因为他帮助铸造了所有这七枚戒指。

魔戒之王的持有者并不显示或谈论它除非死到临头,也很少有屈从戒指魔力的,所以一般人并不知道它藏在何处。有人认为,如果它没被盗走的话,应该在莫利亚,在国王们的秘密墓穴中。但杜林继承者的族人错误地认为,瑟洛戴着它鲁莽地闯回莫利亚。

其后,魔戒之王便不知下落,阿佐格的尸体上也没有。矮人现在相信,很可能索隆有本事找到魔戒之王,这枚惟流落在外的戒指。小矮人还认为,杜林的后嗣所蒙受的飞来横祸多半出于他的歹意。

但事实证明,索隆无法用它征服小矮人。魔戒的惟一作用是在他们心中燃起对金子和财宝的贪欲,使他们觉得如果缺少这些,那么其他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无甚价值。对任何企图夺走他们财宝的人,他们满怀仇恨,渴望报复。不过,小矮人人来就是量坚决地抵制任何霸权,虽然杀成被打但他们不会向阴影屈服,不甘受他人意志的奴役,因为同样的理由,他们命也不受魔戒的影啊,无论寿命长短都与魔戒无关。

正因为如此,索隆格外仇恨持有魔戒的小矮人,更想从他们手中夺走戒指。因此,部分是由于魔戒的恶念,几年后思雷恩变得焦躁不安,贪得无厌,对黄金的贪欲一直占据着他的心灵,最后他抵挡不住诱惑,脑筋动到了埃雷博,决心返回那里。

索伦抓住了思雷恩,并把他带到多尔格尔德,把他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渐渐得他失去了坚强的心智,最后屈辱地死去了。

他没有告诉梭林他的心事,告别大伙儿,带上巴林和德瓦林及其他几人出发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几乎无人知晓。现在看来,他带着少数随从出国境就被索隆派出的奸细跟踪,狼群追杀他,奥克斯伏击他,甚至连鸟类都在他的路上投下阴影,越往北走,麻烦就越多,一个风高月黑之夜,他和随从在安达因河彼岸行路,突然天降暴雨,他们被迫躲进黑森林避雨,天亮时,营地里不见了他的踪影,随从们大声喊叫都听不见他的回音。

他们寻了许多天,最后放弃希望,离开那里,回到了梭林身边。过了很久才听说,思雷恩在那天夜里被抓住,带到了多尔格尔德坑道,魔戒道边、他受尽折,最后死在那里。

梭林·俄肯霞尔德成了杜林的继承人,但他这位继承人看不到任何希望,思雷恩失踪时他已九十五岁,尽管他心高气傲,但似乎满足于呆在埃里厄尔,劳作不止,还做些买卖,尽力发财致富。

许多在外流浪的杜林族人听说他居住在西方便投奔他而去,手下人越来越多,他们在山里建起壮观的大厅用来贮藏物品,小日子过得似乎并不算太坏,虽然在他们的歌中仍然怀念远方的孤山 。岁月流逝,梭林油然想起王宫蒙受的耻辱及肩负的向巨龙复仇的使命,余烬在他心中复燃。在他把大铁锤砸得震天响时,他想起了武器、军队与联盟。但是军队被解散,联盟已分离,而他人民手中的斧头少得可怜。

当他在铁砧上锤打通红的铁块时,无望的怒火在他心中燃烧。但最后,刚多尔夫和梭林偶然相遇,这次相遇改变了杜林王朝的整个命运,并导致辉煌的结局。2941年3月15日,梭林外出西,归途中,在布雷过夜,碰巧刚多尔夫也在那里,他要去久违二十余年的霞尔,旅途劳顿,便想在布雷稍事休息,当时他的一大担忧就是北方的危险局势,他知道索隆在策划战争,一当他感到羽翼已丰就会进攻林谷,但如今能阻挡东方重新,占据安格玛地区和大山北部隘口的只有铁山的小矮人,而铁山那边的荒原上巨龙对他们是巨大的威胁,而且它很可能成为索隆手中可怕的武器,怎样才能消灭斯曼格呢?

刚多尔夫坐在那里陷入沉思,梭林站在他前面,说:“刚多尔夫大师,我见过你,很高兴能与你说上几句。近段时间来,你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好像我注定要找到你似的。实际上,如果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你,我肯定会去找。”

刚多尔夫惊讶地看着他,说:“说来也怪,梭林·俄肯霞尔德,我也在想你。虽然我是在去霞尔的路上,但在我心目中,这也是通往你的王宫之路。”

“你怎么称呼它都行,”梭林说,“那只不过是我流亡时的暂时住所,十分贫寒,但如果你去的话,会受到欢迎的。他们说你是智慧大师,对于世上发生的事情比谁都清楚。我有许多问题,很想听听你的高见。”

我会去的。”刚多尔夫说。“我猜想至少有一件事同时困扰了我们。我时时记得埃雷博的那条巨龙,我想瑟洛的子孙是不会把它忘记的。”

关于这次会面的结果将另外讲述:刚多尔夫如何制造了一个奇妙的计划帮助梭林,梭林及其随从又如何从霞尔出发去寻找孤山,又是如何出现让人喜出望外的好结局。这里只讲述与杜林族人直接相关的一些事情。

巨龙终于被埃斯加洛思·巴德所杀,但在黛里却发生了战斗。奥克斯一听说小人重返故乡,便从埃雷博冲杀过来,为首的是博尔格他就是代因年轻时所杀的阿佐格之子在第一次黛里战段中,梭林·俄肯霞尔德受了致命伤,后葬在大山深处的墓穴中胸前放着那块阿背斯通石,他妹妹的儿子菲利和基利也在战斗中阵亡。

他的堂弟,也是他合法的承人步代因从铁山赶来增援他,后来登基成了国王代因二世。正如甘道夫期望的那样,大山下的王国复兴了。

当年(2941)夏末,刚多尔夫终于说服萨茹曼和白道会向多尔格尔德发起进攻。索隆败退,逃到了固若金汤的莫都。所以当魔戒大战最终爆发时,战略进攻的重点转向南方,但即便如此,要不是代因国王和布兰德国王的抵抗,索隆很可能伸出长长的黑手在北方兴风作浪,呼风唤雨。

当甘道夫和弗拉多、吉穆利一起在米纳思蒂里斯小住时,刚多尔夫也曾谈到了这一点。当时远方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冈多。

“我为梭林的死感到悲痛。”刚多尔夫说,“就在我们战斗之际听说代因在黛里战役中阵亡,应该说这是一个惨重的损失。人说,即使在他年迈之际,他还能像盛年时期那样挥舞战斧,站在国王布兰德尸体边上守在埃雷博大门前,直到黑暗降临这真是个奇迹啊!

“要不然,事情本可能朝另一个方向发展,时局会变得更加险恶。当你们回忆起佩兰诺大战时,千万别忘了黛里战役及英勇善战的小矮人。请设想一下本来的结局吧:巨龙的火焰,蛮人的刀剑,林谷的黑夜,冈多没了国王,我们在这里取得的胜利徒劳无功

然后,现在这一切都避免了就因为我在春末的一天晚上与梭林·俄肯霞尔德在布雷相逢。用中洲的话来说,就是一次邂近。”

莱丝是思雷恩二世之女,惟一贸名青史的女小矮人。据吉穆利说,小矮人中女性很少,很可能不会超过全体人口的三分之一。如无必要,她们很少外出,如必须外出,的音外表和装束得和男小矮人一样,外人很难凭眼睛和耳朵把她们辨认出就人类产生了一种愚的想法,以为本来就没有女小矮人,小矮人都是“石头变的。

女小矮人寥寥无几,迪斯思雷恩之女是其中一位,她是菲利和基利的母亲,他们出生在埃雷德鲁因,梭林终生未娶。

因为女性稀少,小矮人人口增长缓慢而且当他们没有安全住所时情形更糟。小矮人终身只娶一女或只嫁一夫,在个人问题上疑心很重,不许他人染指,小矮人实际成婚的人数还不到三分之一,

因为并不是每个女小矮人都嫁人,有些不愿嫁,有些则没有合适的人可嫁,只能独守空房,至于男小矮人,也有很多人不愿结婚全身心投入工艺上。

格洛因之子吉穆利赫赫有名,他是魔戒队九名成员之一,在魔戒大战中一直紧随国王埃勒萨左右。由于他与瑟兰迪尔王之子莱戈拉斯的深厚情谊和对盖拉德丽尔夫人的崇敬,人称“精灵之友”。

索隆垮台后,吉穆利带领部分埃雷博的小矮人南迁,成为晶洞之王,他与他的人民在冈多和罗翰大兴土木,为米纳思蒂里斯铸造了真银和钢铁大门以代替被魔王打碎的大门。他的朋友莱戈拉斯也带小精灵离开绿林南下,他们居住在伊锡利恩,那里重又变成全西方最美丽的国度。

但当埃勒萨王故世后,莱戈拉斯最终听从心灵召唤,西渡大海。都林七世是最后一位矮人王,他在击败了奥克盘踞在墨瑞亚的残余军事力量后,修整了墨瑞亚,让它恢复了从前的辉煌姿态。采矿、铸造工作又重新开始,整个大厅充满了灯光和乐曲。这样繁荣的卡扎督姆因为矮人一族数量的减少而不复光彩。都林七世的后代虽然继续统治着卡扎督姆,但是再没有名叫都林的国王出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